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您好,欢迎您访问烟台市莱山区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中心网站!请登录免费注册
党员之窗
党员之窗

党员之窗

党员之窗

党员之窗

党员之窗
您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>党员之窗>党员之窗

“时代楷模”的极限人生

发布时间:2014-05-08 点击次数:6664 


  昨日上午,市区东山宾馆5号楼二层报告厅,座无虚席。一位81岁老支书的故事,深深地感动了在场听众,而故事的主角并不在场。短短一个多小时,这位老支书的当地领导、战友、搭档、女儿等5位报告人先后上台讲述,一个顽强不屈、信念坚定、无私为民的“时代楷模”形象日渐清晰起来。18岁那年,他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失去四肢和左眼。24岁,他主动放弃荣军休养所特护待遇,回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25年。没有手的他,用心把百姓的事情一件件做实,没有脚的他,带领百姓硬是走出一条致富路。60岁时,他创作小说《极限人生》,之后又写了第二部《男儿无愧》,被誉为“中国的保尔·柯察金”。2014年3月,中宣部授予他“时代楷模”称号。他叫朱彦夫,淄博市沂源县西里镇张家泉村原党支部书记。

  王川顺(济南军区“沂蒙旅”一营副营长):失去手脚依然守住阵地

  1950年冬,抗美援朝战场,朱彦夫所在二连经过浴血奋战,成功拿下二五零高地,30多名官兵壮烈牺牲。来不及休整,他们就接到命令:死守高地。

  炮弹像雨点般砸在高地上。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,二连既没有后勤补给,也没有弹药补充,渴了,抓一把雪含在嘴里,饿了,只能掏军被里的棉絮充饥。“人在阵地在!”朱彦夫和战友们舍生忘死,硬是连续打退敌人10多次进攻。但战士们却一个个倒下,第三天,只剩朱彦夫一人。

  他抱起机枪拼命扫射,小腿中弹,他就跪着开枪;左臂负伤,他就一只手射击;燃烧弹点着了衣服,他在雪地里一滚,继续厮杀。突然,一颗手榴弹落在身边,随着一声爆炸,朱彦夫昏死在阵地上。昏迷93天后,朱彦夫终于醒了。“我的枪呢?我们的阵地呢!我们的阵地呢!”朱彦夫下意识地想要找枪,却从缠着眼睛的绷带缝里发现两只手没了。朱彦夫也曾痛苦万分,但很快又重新燃起了斗志。“身体虽然残缺了,但我的心还是完整的,我要用一颗火热的心报答党和人民!”

  黄雪颂(中共沂源县委常委、纪委书记):新的战场不能输给贫穷

  1957年,当村支书的第一天,他就拖着17斤重的假肢,对着大山发誓:穿军装的时候咱没当过孬种,在这个新的战场上也不能输给贫穷!

  找水,是朱彦夫上任第一件事。他翻山越岭请来水利专家,转遍了沟沟坎坎,几天下来,数不清摔了多少跟头。水源找到后,他天天靠在打井工地上。山里的冬天格外冷,在刺骨的寒风中站了一天,截肢处磨得钻心疼,流出的血水和假肢冻在了一起,他想把假肢卸下来休息一会,却怎么也卸不开。就这样,经过3年苦干,他带领村民打了3口深水井和3眼大口井,修建了1500米长的水渠,彻底解决了村民用水匮乏和无水浇田的问题。

  朱彦夫干支书25年,光假肢就磨坏了7副。他带领乡亲,使张家泉村,一跃成为全县第一个有拖拉机、最早平均亩产过600斤,最早实现水浇田过半、全乡最早通上电的村。

  张茂兴(沂源县西里镇张家泉村原大队长):拱地扒土整荒山

  张家泉三面环山,村里人吃饭都是问题。1957年,老朱上任第一天,到田间地头查看生产。身子骨好的村干部,顺手抓起一把泥土,就能看出土地的墒情,种子种得深和浅。老朱趴到地上,用残臂扒开土看。

  村里人穷,老老少少识字的没几个。老朱决定在村里建个图书室。没有书架咋办,他就找母亲商量,能不能用寿材板,老人家一开始不答应。老朱憋在屋里,不吃不喝,谁叫也不理。娘心疼儿子,答应了他的要求。老朱弯腰低头,在床上给娘磕了一个响头。治穷先治愚,他想得比俺们都长远啊!

  祖祖辈辈刨不出食来的穷山沟,让他带着我们给整平了。1964年秋天,老朱天天在工地上,不但指挥大家开山挖土,还用自己的两只残臂,夹着铁锨,帮着培土。有一次,他的残腿磨出了血,血水从裹假肢的绷带缝里渗了出来,他疼得额头上直冒冷汗,大伙劝他赶紧回家休息,他一声不吭,还是用铁锨培土。实在坚持不住了,“扑通”一声摔倒在了工地上。

  一个冬天下来,老朱带领我们,搬动十几万土石方,用石块筑起宽五米、高一两米、长1500米的暗渠。荒废了不知几辈子的赶牛沟,变成了40多亩平展展的良田,当年增产粮食5万多斤。

  朱向欣(朱彦夫的女儿):“嘎吱嘎吱”声中风里来雨里去

  小时候最熟悉的,就是一大早就听到父亲带着假肢走路时发出的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。靠着沉重的假肢,父亲风里来,雨里去,领着村里人去干事。

  很多人都以为,父亲当村书记,又有伤残金,家里一定过得不错。其实,父亲经常把自己的残疾金拿去接济村里的人。我们家人口多,日子过得也很紧巴。大姐出嫁时,连件嫁衣都没有。邻居张大娘看不下去,将两块钱塞到母亲手里。到了晚上,父亲硬是让母亲把礼钱退了回去。母亲和父亲商量,能不能把垫到村里的钱取回点来,父亲说:“村里打井到了紧要关头,更需要钱啊!咱闺女结婚就得带头艰苦些。”

  母亲处处维护着父亲。其实,在我们子女的眼中,父亲就是母亲,母亲就是父亲,他们俩是一个人!

  我问过母亲,你一个身体健康、四肢健全的姑娘,为啥愿意嫁给父亲?母亲说:“想到要和一个没有手脚的人过一辈子,起初是不情愿的。后来想,他是功臣,是为国家没了手和脚,我要是不跟着他、伺候他,他就掉地上了。生活在一起,了解他的经历后,就逐渐敬重起这个自立自强、有责任心的男人!”

  对父亲来说,母亲就是他的手和脚,就是他的“拐杖”。2010年,母亲得了肺癌。去世前一天,我用轮椅推着父亲去医院看她,母亲说话都含糊不清了,还嘱咐父亲:“你别累着,快回去吧。”父亲只是看着母亲,用残臂摩挲着母亲消瘦的双手。父亲是个硬汉子,在修大寨田滚下山沟的时候,在双腿被假肢磨得皮开肉绽的时候,在文革中被批斗的时候,坚强的父亲都没掉过一滴眼泪。母亲出殡那天,父亲再也控制不住,他失声痛哭,挣扎着为母亲披麻戴孝,回报母亲对他一生一世的付出。

  于涛(淄博市委讲师团副团长):他为村民用电“跑”了7年

  我问过朱彦夫,当年在荣军院里颐养天年,不是很好吗?朱彦夫说:“我16岁入党,是党培养、教育了我,虽然我没手没脚,但有心有脑,哪能吃闲饭?回乡后,看到乡亲们连饭都吃不饱,甚至还有出去要饭的,我哪能袖手旁观?带领大伙过好日子,困难肯定不少,但再难,比战场上拼刺刀还难吗?”印象最深的是他为村里“跑”电的事。这一“跑”,就是7年。那是文革时期,要架电,除非自筹材料。朱彦夫拿着长长的清单,四处奔走。平时在村里,朱彦夫的假肢每两小时就要卸一次,时间一长,断腿又痛又麻。可出门在外就顾不上了,一次要捆10多个小时,还要上下车、爬楼梯,腿磨破了、化脓了,他咬牙挺住。稍不小心磕到、绊倒,从楼梯上滚下来,新伤接着旧伤,他硬撑着爬起来,继续“跑”。

  记者感言

  精神的力量 穿越时空

  一个没有手脚的村支书,硬是带领乡亲,完成了村里世世代代没能完成的一件件大事。朱彦夫事迹,虽然大都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期,但至今仍震撼心灵,给人以力量。

  其实,激荡我们内心的,不单单是事迹本身,更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和信念,那就是顽强、拼搏、奉献、执着,这种精神跨越时代,穿越时空,任何时代都需要他。

  当前,我们正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“时代楷模”朱彦夫同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价值标杆,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。正如朱老的外孙女在博客中所写那样:“外公的故事,好像离我们很远,但他的精神点燃我的青春。”
 

烟台市莱山区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中心 版权所有
地址:烟台市莱山区迎春大街172号  邮编:264003
电话:0535-6717639 传真:0535-6717639&emsp
捷瑞数字 制作维护